疫情下粮价会不会暴涨?商务部:完全没必要担心


因此,如果你在距离2019冠状病毒病患者1米以内的地方吸入病毒,或者在洗手之前先接触受污染的表面,然后再碰触自己的眼睛、鼻子或嘴巴,都可能被感染。

也就是说,虽然东京奥运会保留了“2020”的头衔,但它实际上被延期到了奥运周期的第二年。如果需要做出延期的举动,这无疑就上升到了对现行《宪章》修改的高度。

东京奥运会无奈创造了多个“第一次”——现代奥林匹克124年历史上首届被延期举办的奥运会;与此同时,“2020东京奥运会”也将是奥运会历史上第一次在奇数年举办的奥运会。

在19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上,奥林匹克公园同样发生了袭击事件。这场意外造成两人死亡、111人受伤,还造成了奥运会24小时的延误,但萨马兰奇同样下令不推迟奥运会。

IOC给出的理由是《奥林匹克宪章》第32条第3款中所规定的,即“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举办日期是由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IOC Executive Board)来决定的。”

而空气传播不同于飞沫传播(空气传播通常是通过直径小于5微米的颗粒传播)。这些颗粒来自于较大的飞沫蒸发或者存在在尘埃粒子上。它们可能在空中停留较长的一段时间,并可以在超过1米以上的距离范围传播。

奥运延期需要修改《宪章》?

对此,国际奥委会新闻办公室在给澎湃新闻记者的邮件答复中否认了这一说法,“根据《奥利匹克宪章》第32条第3款的规定,奥运会的举办日期由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决定。”

文章中强调了中国之所以能够成功遏制新冠肺炎疫情的扩散,得益于中国的体制优势和政府果断有效的抑制措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迅速打赢了这场抗击疫情的“人民战争”,这在世界卫生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当澎湃新闻记者将这些疑惑再次发给IOC时,对方并没有直接给出回答。他们在只是在邮件中写道:“对于你问的‘延期是否违反了《奥林匹克宪章》’,答案是:并没有。”